免费热门小说不好意思,我是近战法师(秦小仙秦小仙)_不好意思,我是近战法师(秦小仙秦小仙)最新免费小说

《不好意思,我是近战法师》是作者“梦若非逾”的代表作,书中内容围绕主角秦小仙秦小仙展开,其中精彩内容是:【无系统 魔法奇幻 老六 详实战斗描写 脑洞】奇葩特工秦小仙因为一个误会,穿越异世大陆,来到魔法师世界,本想躺平度日,奈何实力也不允许,作者和作者老婆也不答应,于是在一个个精心设计的情节中,被逼着走上一条充满激情和刺激的道路。秦小仙:什么?法师身体脆弱?来来来,你倒是近身干我啊?!!!且看奇葩近战法师突破一个个不可能,战胜一个个对手,纵横捭阖的精彩故事。特别提示:非系统文,不喜误入。…

不好意思,我是近战法师

小说《不好意思,我是近战法师》,现已完本,主角是秦小仙秦小仙,由作者“梦若非逾”书写完成,文章简述:“这个常伯太不靠谱了,怎么能提出这种建议?我记得我似乎当场就否定了吧?”秦小仙义愤填膺地说道。“是,少爷说人家指定不会买我的,倒贴都不会要。”小九缓缓说道。“呃……我是这么说的吗?”秦小仙讪讪道…

不好意思,我是近战法师 精彩章节试读

陀罗脱城夜生活还是非常丰富的。

街道两旁魔法石街灯吞吐着光芒。

马车穿行不辍,便道上行人也是不少。

街道两边店铺琳琅,彰显出经济的繁华,很多经营者都走出大门揽客:

“大爷来玩儿啊?”

“进来啊,死鬼,还在那儿装啥啊。”

“李大哥你可好久没来了,奴家可都想你想瘦了啦!”

……

“少爷,你带我来这里,是不是有点不合适啊?”小九瞅了瞅这以粉红色为主体氛围的特色商业街区。

“怎么会,这事儿没你可不行啊。”秦小仙边说着,边努力回忆着白天的记忆碎片。

在哪一间酒屋来着?

兜兜转转,最终他俩来到了一间略大的酒店会所门口。

富丽堂皇,档次不低。

门面牌坊上书:人间天上

应该就是这里了。

“少爷,上次常伯就提出把我卖到人间天上贴补家用的,原来是这里。”小九看了看牌坊。

“这个常伯太不靠谱了,怎么能提出这种建议?我记得我似乎当场就否定了吧?”秦小仙义愤填膺地说道。

“是,少爷说人家指定不会买我的,倒贴都不会要。”小九缓缓说道。

“呃……我是这么说的吗?”秦小仙讪讪道。

“少爷你是想白嫖怕挨打才带上我的吗?那看场子的法卫看上去得有三段,我打不过的。”小九指了指人间天上大厅角落里坐着喝酒的两个大块头。

“小九啊,白嫖这个词用在这里虽然非常恰当,但是少爷我可没这个爱好啊。”

“那是谁在白天因为酒楼里一个歌姬被炸进粪坑的?不会就是这家的歌姬吧?”

“……”

小九今天话有点多啊,而且字字戳心。

“少爷我是来赚钱的。”

“少爷请自重,夫人不会同意的,再说人家也不招收男的吧?况且少爷这小体格子也不抗造啊。”小九正色道。

秦小仙不想再跟她磨牙了,否则一会儿准得气死。

不过有句话倒是没说错,这个身体确实是太弱了,属实不抗造啊。

“少爷没穿法师服出来?”

俩人坐到了人间天上斜对面街边的一个大排档里。

“当然不能穿了,你见过法师吃大排档的吗?”秦小仙看着菜单说道。

可是之前的秦小仙,从来都是穿着法师袍出门的。从来都是。

少爷好像哪里不同了,可是灵魂契约没有丝毫异常。

“嗯。”

“常伯说罗家已经把昨晚和白天你欠酒屋的钱都清了,你不用怕被认出来的。”

“嘘!”秦小仙以手指挡嘴。

小九便不再说话了。

这时就听见邻座的两个人聊天。

“听说了吗?白天人间天上里闹出人命了。”

“哦?怎么说?”

“秦小仙,跟罗家二少爷抢一个歌姬,还跟人家立约法斗。”

“秦小仙?秦家那个废物法师?”

“对啊,就是他,天天就怕别人不知道他是魔法师,穿着法师服招摇过市的,这次被罗家二少爷炸进粪坑溺死了,现在人们提起他都不叫废物法师了。”

“叫什么?”

“炸屎法师,哈哈哈哈。”

“哎,不对不对,你那是以讹传讹。”

“啊?怎么呢?”

“你一提我才想起来,下午那会儿,我听秦家一个家奴说,他家那个废物法师的确是死了,但是不到傍晚的时候他又诈尸了,所以啊,现在叫诈尸法师才恰当。”

随后就是嘿嘿嘿的一顿笑。

小九看了看秦小仙,他离得更近一些,显然听得更真切。

但是秦小仙却跟没听见一般,继续看着菜单。

“客官要点什么?”

老板过来招呼了。

“这里面不需要多等的,马上就好的,给我来两份,打包带走。稍等一下啊。”

秦小仙点完菜扭头对隔壁桌喊道:“爸爸,你看这行不?”

小九一脸懵逼,夫人口味好奇特啊!虽然浮想联翩,但是没有说话。

旁边那桌还在说话,猛听有人认爹,转头看来,却见背对着排挡老板的秦小仙,呈现一副呆滞的表情,嘴里还不住喊着:“爸爸,爸爸,你看行吗?”

这俩人对视一眼:原来是个傻子。

“唉!行行行!好儿子!”一人回答一声,然后转头哈哈大笑,不以为意地继续喝酒吃菜。

待到酒足饭饱结账之时,却看着老板拿来的账单久久不能回神儿。

“老板,我们哥俩儿哪吃这么多了?这怎么还有打包带走的明细?我们哥俩儿没走呢,哪里有打包啊?”

“您二位是没打包啊,这些都是您儿子刚才带走的。”

“儿子?什么儿子?”

“坐您邻桌那位啊。”

“我不认识他啊!”

“我们都听到他喊您爸爸了,您也承认了,再说了,您不会为了这几个钱,连儿子都不认了吧?”

“……”

此时此刻,秦小仙已经和小九走到离着人间天上不算太远的一处建筑旁边。

左右都是普通的民房,而这间院子单看牌楼和木门,比之周围稍微素雅了一些。

此时普通人家大约是快睡了,路上行人自然比不了几条胡同外的粉红一条街。

而那间院子门外,此时正停着一辆马车。

马车上一个车夫刚刚拴好马,正在冲盹儿。

“少爷,咱们为什么跟着这辆车?”

“白天无意间听到的,说人间天上里的头牌洛璃姑娘跟陀罗脱屯粮司副司长有染。”

“你听谁说的?”

“罗二少爷的法卫。”

洛璃,就是秦小仙苦等了一夜没能见一面的头牌姑娘。

而这罗二少爷一大早带着人来见洛璃,洛璃二话不说就见了,这一下就惹急了秦小仙,当场就不干了。

“我妈为帝国流过血,负过伤,你们欺负我就是瞧不起她!”

这个废物法师秦小仙可以无视,但是六阶魔导师秦梅,可不好惹,虽说也不是说她就是无敌的存在了,但是她混不吝啊,谁也不想跟一个有实力的疯子杠上不是?

于是洛璃提议,她听说过法师之间有一种立约法斗,跟生死状似的,也就是单挑免责似的东西。既然都是魔法师,俩人就斗一场给她看看呗。

赢了就能上洛璃的闺房。

秦小仙脑子一热,就跟三阶的罗二少爷签订了法约。

俩尊贵的法师竟然为了一个歌姬立约法斗,这也算是欺师灭祖的行为了。

秦小仙当时隐约就听到罗二少爷的法卫跟罗家二少爷小声提醒着:

“在这儿法斗,家里会不会责罚您?”

“没事儿,我是替司长办事。”

而罗家跟屯粮司副司长梁元私交甚笃,这个在法师家族里,也算是公开的秘密了,这个司长必定指的是他。

记忆碎片捋顺了。

“这马车里刚才拉的就是洛璃。我等了半天,就是为了跟她出来。”

“少爷,那个车夫从灵力波动来看,得有2阶,我觉得我可以试试。”小九目光灼灼道。

“你要干什么?”

“带我来,不就是想劫这个洛璃吗?”

秦小仙一脸无奈,这个秦小仙以前的风评得差到啥样啊,哎。

“我不会乱来,你也别乱来。别让他发现你。”

说完举步往前走去。

小九一把抓住小仙袖子:“少爷,法师被法卫近身是大忌。”

小仙笑笑:“放心我不是去打架的。”

小九刚要跟上,却被秦小仙用眼神制止,这眼神,小九从没见过,平静,冷漠,决绝,又不可置疑。

哪还有曾经的纨绔无知,和刚才的懒散颓废?

“记住,你不被他们发现,我就是安全的。”

小九虽然感觉懵里懵圈,但也没再坚持。

当小仙离着马车还有几米的时候,车夫就已经惊醒,看着小仙朝着马车走来。

“这位尊敬的一阶法师,不知道前来有何指教。”

一句话,既有问询,又有威胁,还不失礼貌,拿捏很到位啊,不愧是人间天上里法师的法卫。

“劳驾跟梁副司长大人说,他得赶紧换个地方了。”

“什么梁副司长大人,您是不是搞错了。”车夫眼神有点慌。

“再磨叽,副司长夫人可就杀到了,要是梁副司长下不来台,你这个误了事的人间天上法卫,后果可想而知。”

“您等一会儿。”

车夫都没有较多思考就做了决定,这种利弊权衡很好计较。

很快,车夫后面跟着三个人出现了。

首先是洛璃,她马上就上了车,瞥了秦小仙一眼。

别说,这头牌不是瞎叫的,借着朦胧的月色,光暗的对比,这女子给人的感觉,真可谓是恍惚间募到了初恋的影子。

一是秦小仙没穿法师服,而且这一路简单地给自己的脸画了点麻子,添了点胡子。二是白天他明明已经死了。再加上比较慌乱,所以她并没有认出秦小仙。

后面两人都用带兜帽的大披风裹得严严实实。

不用问,准是屯粮司副司长梁元和他的法卫。

“你的消息怎么来的?”出声的是高大的法卫,同时一股浓浓的危机感在秦小仙心头油然而生。

段数不低啊。

“有阴险小人想要您出糗,恰巧被我听到他托人给夫人通风报信的事儿。”秦小仙没有理会近在咫尺的法卫,而是向后面的副司长说道。

“你莫要蒙骗我。”梁元开口了。

“我这个等级的法师,站在您的法卫面前,有什么理由骗您?再说,您只不过换个地方而已,假的也没什么损失,我至于冒生命危险哄骗您?”

“理由?”

“我跟那个阴险小人有私仇。”

“这位法师兄弟怎么称呼?”

“我哪能说真名呢,即便说了,那也是假的啊。”

“你那个仇人是谁?”

“我有我的方式对付他,不劳副司长大人。”

“呵呵,给他袋子金币。”司长对法卫说道。

法卫还未动,秦小仙抢先说话了:“我的法卫没来,我要是死了,她第一时间就会知道,我的组织也就知道我出事了,您在屯粮司搞得那些猫腻,跟罗家那些见不得光的交易,所有那些证据,明天可就摆在正司长面前了。您不会真的以为,我这么一个低级魔法师,孤身而来就为骗您几个钱吧?”

“你威胁我?”梁元一顿,他的法卫瞬间身体周围扩散起灵力涟漪。

“不敢不敢,只是保命而已。或者您可以赌一把,把我杀了,赌我是胡编乱造的。”

“呵呵,小兄弟你这就言重了,怎么能随便杀人呢。但就算是你们真拿着一些有的没的东西,不会只是为了保你命这么简单吧?”

“我这小命儿当然不值钱,我们组织的魔导师大人说了,今天来就是跟您认识认识,后面等我们分部在陀罗脱城落脚,少不了麻烦您。”秦小仙说瞎话那是眼都不眨啊。

但效果绝佳。

梁元最终只是笑了笑,什么也没说,也没再提问,从魔法储物戒指里传送出一袋银币,丢给秦小仙,自己上了马车。

秦小仙心中暗笑:开玩笑,谁不知道只有法师能使用魔法储物戒指,而那个法卫斗篷下就是铠甲,那里能挂着金币袋子?摆明了就是让法卫弄自己。

想阴我,门儿都没有。

马车绝尘而去。

车厢内,洛璃早被施法昏睡了过去。

“大人,不会是真的吧?”

“夫人那边儿,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啊。至于另一件事……”

“我去跟踪他?”

“我这是被盯上了,你跟踪他,谁保护我?”

“他只是一个一阶法师,我马上就能把他带回来。”

“你都能想到,他一个一阶法师会想不到?我听他语气,确实是有恃无恐。”

“要不要去交通部查一查法师传送门记录?”

原来法师召唤传送门通过地区法阵,是会引起魔法波动的,这就能被魔法交通部捕捉到,并且施法地点和目的地都会被魔法交通部追踪并记录。

“可以去查查,但是要保密。但你不要试图去找那个一阶小法师,不但没有意义,还有可能中了圈套。咱们要先从咱们内部查一遍。”

法卫心照不宣地点点头,深以为意。

殊不知,俩人属实是想多了。

这边秦小仙将银币倒入怀中另一个袋子,把原来的袋子交给小九,愤愤道:“明明开始说给金币,最后给了袋银币,吝啬鬼!”

“少爷,那个法卫大概得有5段了,刚才很凶险的。”小九说道。

“你是怕我死了,还是我死了后你也会被反噬?放心,你死不了的。”秦小仙笑笑说道。

“我怕夫人伤心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走吧,该你去干活了,我的法卫。”秦小仙伸了个懒腰,拍拍小九肩膀,往前走去。

小九脚步顿了一顿,也便跟了上去。

夜色更深了一些,当小九从屯粮司副司长家出来的时候,秦小仙都等的有点不耐烦了。

“怎么样?”

“他们看到你给我的那个空钱袋子,就让我进去了”

“副司长夫人见你了?”

“副司长夫人很文雅端庄,没有生气的样子。还给了我一袋金币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

“她不会不去吧?”

“一定会去。”

“她怎么找到他们?”

“我趁那个马夫通禀的时候,把打包的盐水豆袋子抠了个洞,绑在马车后椽上了,他们跟着盐水豆就能找到。”

“少爷你为什么不自己进去说啊?”

“怕被认出来啊。”

“我是你的法卫啊。”

“但除了家族里那几个人以外,没人知道啊。”

小九愣了愣。

“铁匠铺不去了,我的法卫,不能再干那种营生。”

小九又愣了一下。

“你没主动说是我的法卫吧?”

“你嘱咐我不能主动说是你的法卫的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

“但她问了,我就说了。这不算主动说吧?”

一阵夜风吹过,秦小仙石化般看着小九,杀了她的心都有了。

小说《不好意思,我是近战法师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点击阅读全文

上一篇 2023年 12月 5日 am12:22
下一篇 2023年 12月 5日 am12: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