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厨为后:皇帝陛下就馋我花满溪满溪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(满溪花满溪)御厨为后:皇帝陛下就馋我最新小说

穿越重生《御厨为后:皇帝陛下就馋我》强烈推荐大家阅读,作者“柒幺幺”十分给力。讲述了:乖乖,要是让大舅母知道自己房间里藏着个美男子,那还得了!“不用了,舅母你切猪菜吧,反正我房间好久没扫了,我顺便扫扫地,要是让人家看见舅母帮我扫地,那多难看,这懒的名声再传出去,我就更嫁不出去了。”花满溪捏住了舅母的死穴,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。“那你去吧,小心些。”果然,大舅母一听事关她的名声和亲事,顿…

无广告版本的穿越重生《御厨为后:皇帝陛下就馋我》,综合评价五颗星,主人公有花满溪满溪,是作者“柒幺幺”独家出品的,小说简介:“是!她什么都好!她比我好一百倍,你找她做女儿好了!”李秋秋啪的一下,将手里的铜钱袋子砸到李叔脸上,转过身,跑了出去!“秋秋!秋秋!”李叔只觉得自己气得连呼吸都不稳了,可是李秋秋却像是没有听见一样,一会儿就跑没影了“老李,你也不要将此事放在心上,小孩子争强好胜总是有的,我们家那小子,从小打到大呢”刘叔见状,只得宽慰了一句,转身对工人道,“各位好汉,都是小孩子,不懂事,给你们添麻烦了,今日对不住……

御厨为后:皇帝陛下就馋我

免费试读

“啊,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,有只夜猫跳进我房间,可能它又来了!”花满溪急中生智,赶紧胡扯了一句,急匆匆道,“我拿把扫帚去赶走她。”

她说罢,顺手就从一边捡起了一把竹枝扫帚往房间去。

“满溪,那野猫凶得很,还是让我去赶吧,要是咬了你就不好了。”大舅母担忧道。

乖乖,要是让大舅母知道自己房间里藏着个美男子,那还得了!

“不用了,舅母你切猪菜吧,反正我房间好久没扫了,我顺便扫扫地,要是让人家看见舅母帮我扫地,那多难看,这懒的名声再传出去,我就更嫁不出去了。”花满溪捏住了舅母的死穴,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。

“那你去吧,小心些。”果然,大舅母一听事关她的名声和亲事,顿时就焉了,乖乖地回到原来的小板凳上切着猪菜。

花满溪暗自松了一口气,装模作样地拿着扫帚赶紧回了自己的房间,还自言自语道:“我关门打猫,看你往哪儿跑!”

话音落下,她也咔嚓一声将房门拴上了。

将手上的扫帚放好,花满溪一个箭步冲上去,只见本来应该躺在床上的人此时已经躺在地上了。

“喂,大哥啊,我不是千叮万嘱跟你说了,要你小心些别闹出动静来,你倒好,这睡相也忒差了!闹出这么大的声响来,你要害死我啊!”花满溪瞪着地上蜷缩的身子,咬牙切齿地低声道。

然而,地上的人并没有回话,反而是狠狠颤栗了几下,整个身子都在发抖。

这情况似乎不对啊,花满溪心中暗叫不好。

上前扳过了他的脸,只见徐锦非的脸上满是冷汗,嘴里还不断地咳着血。

“徐公子,徐公子——”花满溪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,顿时也有点慌了,手慌脚乱地将他扶到了床上,又找来毛巾替他擦掉嘴边的血渍。

手指触碰过他的肌肤,烫得吓人,花满溪一颗心七上八下的,伸出手掌去摸了摸他的额头,果然已经烫得能够煎蛋了!

完了完了, 又发烧又吐血,她是搞不定了!

花满溪紧紧攥着毛巾,在床边来回踱了几步,咬了咬牙,还是冲了出去,一把抓住了舅母的手,神色严肃道:“舅母,我有事跟你说。”

“怎么了?慌慌张张的?不是叫夜猫把你咬着了吧?”大舅母放下菜刀。

“不是,是——那个,当日我在山上,被歹人追杀,幸得一位公子相救,那公子受了重伤,昨夜无处可去,跟着我回来,现在他快不行了,舅母你去叫个大夫来吧,不然要出人命了!”

“什么?”大舅母听了这话,果然整个人一个踉跄,险些跌倒。

她看着花满溪,伸出手指着她,正要说些什么,又想到了别的,恨恨地收回手,加快脚步往花满溪的房间奔去。

床上果然躺着一位年轻的公子,已然昏迷了过去,虽然形容狼狈,却掩不住精致眉目。

这样的模样,即便是那丁秀才来到跟前,也得衬成野草。

大舅母心里咯噔一声,顿时起了不好的预感。

“满溪!你是不是对舅母撒谎了?”她转过身,一向慈爱的目光多了几分责怪,“这位公子,他,他是不是你的相好?被人追杀,连累了你?我就说,我们花家都是老实本分的庄稼人,怎么会跟人结仇,让你遭了这惨?”

“这,大舅母你想到哪里去了?”花满溪哀嚎一声,“山上真的有贼人,我昨日去挖野菜就碰见了,险些被杀死了,幸得这公子相救,我怕你们担心才没有说!”

“什么?”大舅母吓得不轻,却还是有些怀疑,“真的没有骗舅母?这公子长得这般俊——”

“哎呀,舅母,人命关天,他现在都晕过去了,舅母你赶紧去请个大夫吧,要是死在咱们家中,可就麻烦了。”花满溪跺了跺脚,顺势推了她一把。

大舅母还想说什么,见花满溪急得火急火燎的,叹了一口气,这才加快了脚步去找大夫了。

花满溪见舅母出了门,又到井里打了一盆冷水,用毛巾反复地给徐锦非擦身子降温,期间徐锦非迷迷糊糊醒过来一次,花满溪灌了他一碗水,他迷迷蒙蒙地看到了花满溪涂着药膏的脸,心里稍安,竟又昏迷了过去。

大夫好不容易来了,替徐锦非把了脉,又看了伤口,十分为难道:“这位公子外伤溃烂导致高热,至于咳血,似乎是体内中了毒,这样的毒老夫也没有接触过,并无把握,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。”

这么麻烦啊,花满溪心里十分为难,他可是答应过自己,给她一百两银子的!他要是挂了,她上哪儿拿银子去?

她还指望着用这银子做些小生意,带着花家奔小康的呢!

“大夫,这毒若是不解,他还能活多久?”花满溪看着连连摇头的大夫,吓得心肝乱颤,声音微弱地问道。

“现在看着,倒像是慢性毒,发作时会令他吐血,蜷缩,浑身无力,暂时不会有性命之忧。”大夫又仔细地把了把脉,捋了捋胡子道。

“那烦请大夫先开药让他退烧,这毒日后再看他的造化了。”花满溪微微松了一口气,缓声道。

只要先退热,等他清醒后,找到他的家人,定然有办法解毒的。

大夫点了点头,利落地写了药方,递给了花满溪:“这方子的的药我家里都有,先给你配了,你跟我去取,另外他背上伤口,还需要用些药膏。”

“好的,谢谢大夫。”花满溪连连点头。

“谢大夫。”一直站在一边的大舅母神色极为不自在地开口道,“我家里的情况你也知道的,这诊金——我院子里还有一只母鸡,能不能抵了这诊金?”

“这——这药钱不过是六十文钱。”谢大夫叹了一口气,这花家当真是穷得叮当响了,当日给花老大看腿,就是他看的,他都不算诊金了,用的都是药钱!

“我有,我有,六十文!”花满溪赶紧从自己的怀中掏出荷包,将丁秀才还的一百文中点了六十文给谢大夫。

“满溪,你哪里来的钱?”大舅母想不到她竟然拿出一百文钱来。

“是这位公子的,他要我救他的!”花满溪自然不好意思说自己去向丁秀才讨回来的,舅母指不定还要她去丁家赔罪呢!

“今日的事,还希望大夫不要说出去,这人身份神秘,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。”花满溪跟着大夫出了门,低声哀求道。

“哎,你们都这样子,还有善心救人,我又怎么多嘴多舌?”谢大夫微微叹气道。

花满溪拿到药和药膏后,又是一番感谢,这才拿着药飞快回家,让大舅母煎药灌着徐锦非喝下了,只是那药膏,大舅母死活不让她去涂了,说是男女授受不亲,还严令花满溪今晚和表弟换个屋子睡!

花满溪摸着徐锦非的高热已经出了些汗,大抵一会儿就能退烧了,一颗心这才落到了原地。

折腾了一日,她肚子都饿得咕咕叫了,到了灶房,翻箱倒柜的,居然剩下的米都不够再做一顿饭了。

巧妇难为无米炊啊!纵然她一身厨艺,可这连米都不够的地方,她也烧不出一顿可口的饭菜来啊!

花满溪感觉自己穷得瑟瑟发抖!

最后她翻遍了厨房,找来了几只番薯,几只玉米棒子。

她将玉米粒剥了清洗干净,连同米缸里全部的米一起放到了锅里煮,又将红薯去皮切块,在粥煮沸后倒了进去一起煮。

昨日采回来的野菜还剩了一些,煮好粥后,花满溪又将野菜用盐搓了一下去苦味,切碎,撒了进去。

一大锅热气腾腾的粗粮粥端出来,花大舅和花小松正好回来。

“吃饭了,吃饭了。”花满溪端着锅出来唤道。

“怎么熬了粥?”花大舅蹙紧了眉头,片刻后,才问道,“是不是米缸里没有米了?”

花大舅这话一落,全家人的脸色都垮了下来,蒙上了一层浓重的愁绪。

“当家的,我这里,还有一些钱,你拿着明日去买些米吧,要不将外面那几只鸡卖了?”大舅母从怀里摸索出荷包,将里面的铜板都倒了出来,总共也才几文钱。

“我这里还有。”花大舅紧紧蹙着眉头,声音无奈,“买米的钱倒是还有,就是满溪那五两银子——”

“大舅,舅母,先买米吧,总不能为了我那五两银子,连饭都不吃了。”花满溪垂着眉,将锅里的粗粮粥盛了一大碗,“我先端些粥给恩人喝,舅母你将此事和大舅说一下。”

话毕,她便端着一大碗的粗粮粥往自己的房间去。

这头,大舅母皱着眉将花满溪被徐锦非救下,又收留了徐锦非的事情说了,那头,花满溪刚将粥端到房间,床上的人就幽幽装转醒了。

徐锦非只觉得自己像是打了一场持久的仗,浑身都虚脱酸软,连抬手都没有力气。

他费力地将眼皮睁开,正好对上花满溪涂着药膏的脸。

小说《御厨为后:皇帝陛下就馋我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点击阅读全文

上一篇 2023年 6月 17日 pm4:05
下一篇 2023年 6月 17日 pm4:0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