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热门】《花满溪满溪小说》_御厨为后:皇帝陛下就馋我满溪花满溪全文免费阅读已完结

小说《御厨为后:皇帝陛下就馋我》是由网文作者“柒幺幺”所著。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:“应该的,应该的。”花满溪连连点头,“那我先去杀鸡了。”花满溪前世虽然是赫赫有名的美食家,也有了自己的酒楼,可到底是个厨师,服务行业的职业病见了钱马上就出来了。现在她的处境是人生地不熟,要想过上舒服的日子,带花家走出困境,银子是必须的,这个人身份绝对不简单,不是王公贵族,就是世家公子,一百两银子绝对…

御厨为后:皇帝陛下就馋我

小说《御厨为后:皇帝陛下就馋我》,是作者“柒幺幺”笔下的一部​穿越重生,文中的主要角色有花满溪满溪,小说详细内容介绍:哎,病人嘛,总是需要特别照顾的,就连威名赫赫,响震上京的世子大人,也不例外啊赵叔爱心泛滥,看着徐大世子的目光充满了慈祥,出门后,左拐右拐,又来到了面摊子旁此时,花满溪已经将面团卖得差不多了,总共卖了三十多碗面!正准备收拾东西回去“小女娃啊”赵叔笑眯眯地凑近了花满溪,语气十分客气“怎么了?大叔?”花满溪累得额头上满是汗,随意用帕子擦了擦然而,赵大叔那是什么人,一看就看到了她的帕子这,这……

阅读精彩章节

“那爷你先喝杯水,炖鸡汤还需要些时间。”花满溪体贴地倒了一碗水递给徐锦非,有些谄媚地说道。

“多谢姑娘。”徐锦非接过水碗,神色淡静地道谢道。

“应该的,应该的。”花满溪连连点头,“那我先去杀鸡了。”

花满溪前世虽然是赫赫有名的美食家,也有了自己的酒楼,可到底是个厨师,服务行业的职业病见了钱马上就出来了。

现在她的处境是人生地不熟,要想过上舒服的日子,带花家走出困境,银子是必须的,这个人身份绝对不简单,不是王公贵族,就是世家公子,一百两银子绝对是随手拿得出来的。

花满溪心中的算盘打得那是啪啪响,忍不住哼着歌儿,取了灯走到灶房,先烧起了火煮滚水,又在厨房里翻箱倒柜找了一些晒干的笋干,泡在了木盆里。

鸡笼里的鸡不多,两只母鸡是留着下蛋的,两只大公鸡,一只是留着过年的,一只是留着给表哥大杨孝敬师傅的。

花满溪左看右看,居然有些难以下手!她犹豫了半响,还是咬了咬牙,捉了一只母鸡,动作利落地放了血。

拔毛开剖,清洗内脏,花满溪前世杀过的鸡没有一万只也有九千只了,所以整套过程下来,不过用了十来分钟。

花满溪住的屋子,原先是用来做柴房的,连着灶房都是另外做的,所以离着正屋有些距离,她又是熟手,并没有弄出多大的动静来,并没有吵醒家里人。

她拎着洗干净的鸡进了灶房,灶里的柴火仍然火红,花满溪将一边放置的砂锅洗干净,盛了半锅水,放在了柴火上。

洗干净的笋干和鸡内脏都塞进了鸡肚子里,整只鸡冷水下锅,加入一些生姜,黄酒,开始炖汤。

趁着炖汤的间隙,花满溪又在厨房里找来了一些干粉丝,根据原身的记忆,这粉丝似乎还是丁家送定亲礼的时候送来的,都放了大半年了,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吃。

现下也管不了这么多了,花满溪用清水将那干粉丝洗了洗,又用刚才杀鸡剩下的热水将这粉丝泡软乎了。

大火熬开了鸡汤,笋干的味道夹杂着土鸡的清香,在这狭小的厨房里飘散开来。

花满溪警惕地左顾右盼,生怕这味儿太浓,将熟睡的花大舅一家给唤醒了。

她用勺子将锅里的鸡翻转,又用小火熬煮了好一会,直到骨肉分离,汤汁橙黄清亮,才加了盐,熄了火,将锅端了出来。

泡软和的粉丝捞出来沥干水,花满溪将鸡汤上面那一层油和着鸡汤一起舀了出来,淋在了粉丝上,又撒上了一些切碎的葱花。

锅里的土鸡,花满溪用筷子一分为二,只装了一半放在一个大碗里,又添了些汤水和笋干。

她将东西端到了房间,本来正在闭目养神的徐锦非就闻到了浓郁的香味。

他蓦地睁开了双眸,将视线落在了花满溪放置在桌面上的两只饭碗上。

一只碗里是粉丝,泡着带油的鸡汤,上面撒了翠绿葱花,令人充满食欲,一只碗里是半只土鸡,炖得骨肉分离,还夹杂着干笋的香气。

“爷,吃饭了。”花满溪见他睁开眼,压低声音道,“我可是偷偷将家里的母鸡杀了。”

徐锦非俊秀的眉微微皱了皱,欲言又止,最终还是敛起了眼里的冷色,沉稳道:“叨扰姑娘了。”

“不叨扰,不叨扰,只要有银子,啥都好说。”花满溪端着粉丝来到了徐锦非的跟前,“你背上有伤不方便,要我喂你吗?”

徐锦非看着花满溪突然蹲在了床边,一张涂满了黑乎乎药膏的脸蓦地在跟前放大,正对着自己——

“我自己来,我自己来就好。”他强行压下了自己心底的嫌弃,从花满溪的床上坐起来。

然而,刚坐起来,他却突地感到一阵凉飕飕的冷意。

徐锦非低头一看,却见自己的衣袍已经被剪的细碎,后背完全是一丝不挂,身前的衣衫也掉了下来,不伦不类地挂在腰间。

然而,那姑娘对着一个光着上身的男子,却完全没有惊慌失措,反而将手里的饭碗稳稳当当地放在了桌面上,神色淡静如常道:“那爷到这边吃吧。”

这乡野地方的姑娘家都这么豪放大胆的吗?

徐锦非心里暗自腹诽,面色却沉静如常地走到了桌边。

他的确是饿坏了,这几日被追杀,又跟下属失去了联络,风餐露宿,又受了伤。

这桌上的东西虽然不太上得台面,但这乡野地方,也没有什么好东西,能够杀只鸡给他吃,已是极限了。

他也不是没有吃过苦的人,当下也没有挑拣,直接拿起筷子就夹着那粉丝吃了起来。

这粉丝不知道放了多久,已经不太成型了,一碗粉丝都是稀稀碎碎的,但是这鸡汤倒是入口清甜,配着这寡淡无味的粉丝倒是相得益彰,各有好处。

一碗粉丝下肚,徐锦非又将另一只碗中的鸡汤和鸡肉吃得一点不剩。

这土鸡做得虽然简单,但是胜在肉质鲜美,鸡汤中加入了笋干的清香,令有些油腻的鸡汤清甜鲜美,倒是令他意外了。

想不到这个小村姑做的饭菜居然有几分味道。

“味道怎么样?”花满溪见他动作优雅地吃完了桌子上的饭食,忙不迭地问道。

徐锦非刚吃饱,实在不想对着她那张黑乎乎的脸,但是自己受了人家的恩情,又不敢将嫌弃表现得太过明显,只好不动声色地将目光落在了窗外,声音温润道:“姑娘厨艺不错,又是菩萨心肠,徐某不胜感激,日后定然重金酬谢。”

什么菩萨心肠?这是要赖账了?她可不是什么菩萨心肠,她都是看在银子的份上好吗?不要以为你长得好看,就能随便钻进人家房间要吃鸡的!

“呵呵,谬赞,谬赞了,其实我就是个市侩世俗的村姑,我救公子,完全是看在这个玉佩的份上。”花满溪呵呵一笑,郑重地重申道,“真的,我绝不是什么菩萨心肠,都是看着银子的份上,还望大爷日后不要赖账。”

徐锦非:“…….”他竟然有点无言以对!

花满溪见他突然不做声,以为他想要赖账,心里咯噔了一下,从怀里掏出了他刚才给的那枚玉佩,凑近在烛火中仔细摩裟观察。

这玉佩成色透亮,温润生暖,上面的花纹精细繁杂,还镌刻了一个徐字,正是这位大爷的姓氏,看起来的确是个好东西。

“这位爷,你这玉佩真的值一百两银子?”花满溪半信半疑地看着他,小心翼翼地开口求证道。

徐锦非眉心又是重重一跳,眼底闪过一丝无奈。

这乡野村姑就是不识货,他这玉佩可是堂堂——

算了,他跟一个小村姑一般见识干什么?不是折损自己的身份吗?

“千金不换。”他微微敛了心中不耐,声音冷淡道。

花满溪见他说得一本正经,这才又将那玉佩摩裟了几下,重新装进了怀中的内袋,笑嘻嘻道:“那我就暂且相信你一回,毕竟人与人之间也是需要最基本的信任的,你说是吗?爷——”

“你可以叫我徐公子。”徐锦非实在是忍不了她这俗不可耐的称呼,忙不迭出声打断了花满溪,“我可以睡了吗?”

“可以,可以,请,请——”花满溪急忙止住了话头,装模作样地替他铺了铺床,扶着徐锦非重新趴回了床上。

花满溪又抱了一床旧被子,并起了几张凳子,也吹着灯歇下了。

不多时,她就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,倒是徐锦非背上疼痛,心里又烦躁异常,睡不着。

这姑娘也是心大,倒不怕他是个坏人。

呵呵,乡野村姑,就是心思单纯。

花满溪次日一早,是被自己摔醒的,纵然睡前已经叮嘱自己千万遍,可是老虎也有打瞌睡的时候,这一睡死了,哪儿还记得自己是个什么处境,一不小心翻个身,就翻到地上来了。

幸好她是裹着被子滚落的,也不算摔得太疼。花满溪躺在地上迷茫了好一会,才叹了一口气,爬了起来。

她现今可不是什么身价千万的花大厨了,而是一个陌生朝代的小村姑,还欠了一身的债务,若是还不上,那可是要卖身的。

况且,还惹了一个麻烦回来。

花满溪瞥了一眼床上的徐锦非,见他双目微蹙,似乎睡得不安稳,她凑近了些,只见他背上的伤痕依旧交错狰狞,并没有好上半分。

看来这治擦伤的草药泥对他的伤根本不起作用,再这样任伤口烂下去,说不定会发炎高烧。

“徐公子,我要去师傅家里做事了,先给你弄些吃的放在桌面上,你饿了就吃些,千万不要离开我的房间,我舅父舅母都是老实人,别把他们给吓坏了。”花满溪摇醒了徐锦非,低声叮嘱了一句。

徐锦非只迷迷蒙蒙地睁了睁眼,又含糊地点了点,他现在只觉得背上的痛都麻木了,但是脑子开始混沌了起来,看东西都有些摇摇晃晃的。

但是花满溪那张涂满药膏的脸,他还是认出来了。

小说《御厨为后:皇帝陛下就馋我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点击阅读全文

上一篇 2023年 6月 17日 pm4:05
下一篇 2023年 6月 17日 pm4:0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