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长依顾锦年嫡女重生:裕王的黑心莲王妃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嫡女重生:裕王的黑心莲王妃(顾锦年云长依)小说免费阅读大结局

热门网络作者“西洲小妖”的新书《嫡女重生:裕王的黑心莲王妃》推荐大家阅读。内容精选:想必,二表姐也不会有能不能抛头露面的讲究。”冯兮和接着转身,走到冯老夫人面前问了一句。冯老夫人皱了下眉,她转动着手里的佛珠,对身侧的张嬷嬷说道:“去把云二小姐带出来。”张嬷嬷当即去把云浅寒带了出来,更确切地说,云浅寒是两只手被人抓住,被拖出来的…

穿越重生《嫡女重生:裕王的黑心莲王妃》是作者“西洲小妖”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,顾锦年云长依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,主要讲述的是:车轮缓缓前行,马蹄“嘚嘚”地响起,前世的记忆在脑海里浮现上辈子,她在闯入他的营帐盗取白象符时,曾和那个嗜血狂傲的男子有过一面之缘,那也是前世他们唯一的一次交集但他却迫害了她的大哥!想起大哥的惨状,冯兮和的十指慢慢收紧,指甲嵌入了她的掌心她在告诉自己,大哥的这一笔帐她一定得算!当前……她垂眸敛起自己的情绪,转而看向神色恢复如常的云长依,目光闪烁“千允,好好伺候大小姐洗漱,免得让她到时冲撞了陛……

嫡女重生:裕王的黑心莲王妃

嫡女重生:裕王的黑心莲王妃 免费试读

“闭嘴!”赵无庸刚一说完,紧接着又挨了一耳光,冯兮和嗤笑道:“我妹妹贵为冯国公府的千金,向来是不会随意抛头露面的,不是你说见就能见的!”

“赵大爷,你是忘了我们方才给你的警告吗?”

赵无庸先是被她拿刀威胁,又是受了她两巴掌,心里火气实在是大,便不由得讽刺道:“你不也抛头露面了,难道你不怕败坏声誉?”

冯兮和却气定神闲,轻声笑道:“你错了,本小姐压根就没有声誉,何来败坏一说?”

赵无庸的话直接被堵了回去,站在原地半天说不话来。

须臾,冯兮和看向马车,眼神幽幽,话锋一转,“不过这马车倒确实是我家的,你们刚刚说昨天跟你在一起的女子会跳舞,这既会跳舞,又被你称为二小姐,还是从我们府里出去的女子,我倒是想到了一个人。”

这个人,很明显就是云浅寒,冯老夫人也想到了。

“外祖母,赵大爷很可能又想污蔑二表姐了,不如我们让二表姐出来,让他看上一眼。想必,二表姐也不会有能不能抛头露面的讲究。”冯兮和接着转身,走到冯老夫人面前问了一句。

冯老夫人皱了下眉,她转动着手里的佛珠,对身侧的张嬷嬷说道:“去把云二小姐带出来。”

张嬷嬷当即去把云浅寒带了出来,更确切地说,云浅寒是两只手被人抓住,被拖出来的。

等她被拉到门口,冯兮和对赵无庸笑道:“赵大爷,到底是不是我二表姐,你这回可要好好看清楚了。”

“你们家怎么那么多二……”赵无庸不耐烦地皱眉,而当看清云浅寒的脸以后,他接下来的话就办法继续了。

春风楼的老鸨也是心神一凛,牙婆不说是冯二小姐么,怎么会是冯府的表小姐。她顿时就怀疑牙婆是想拿到更多的钱,所以才骗的她。

夏海晏的记忆力极佳,在看到云浅寒的第一眼,他就认出这才是昨晚跟赵无庸在春风楼颠鸾倒凤的女子。只是,这名被称为云二小姐的女子怎么又回到了冯府?

锐利的眼神旋即往老鸨和赵无庸身上扫去,他立马将他们两个吃惊的表情收在了眼底。

“我不认识他!我不认识他!”云浅寒的衣袖滑落到手肘处,她拼命地把头低下去,蹬着双脚,只不过,总会有人捏着她的下颌,迫使她抬起头来。

“赵大爷,你们怎么都不说话了?”冯兮和往前走一步,赵无庸就倒退一步,如果闹了半天,只带一个庶出的表小姐回去,那他真的要成全金陵的笑柄了。以后,再面对春花和秋月时,他哪还能抬得起头来。

“不……”赵无庸咽了咽口水,想否认掉,打算就灰溜溜地回去,然而,冯兮和打断了他的话,转眸看了眼云浅寒说道:“为了避免你再污蔑我二表姐,我觉得先带二表姐去验身合适。”

冯老夫人颔首,她看得出来,云浅寒表现过激,赵无庸也心虚了,便挥手示意张嬷嬷带云浅寒去验身。

冯兮和又跟冯老夫人建议,“外祖母,为了保证二表姐不被冤枉,兮和认为应该再让宋嬷嬷和姨母一起过去。”

“若兰,你听兮和的。”冯老夫人同意后,冯若兰只能灰怏怏地跟着去,她也看出了云浅寒的不对劲,该死的小贱人,昨晚回来什么都没跟她说。

半晌,云浅寒验完身,又被带了出来,她颤抖着双肩,泪水如线般掉落。加上昨晚挨了老鸨太多的打骂,她现在的感觉就是生不如死。

“老夫人,云二小姐已非完壁。”张嬷嬷拱手回禀道,冯若兰想插句话,但被阻止了,只听张嬷嬷说:“云二小姐,刚才是你母亲和老奴一块过去的,总不是老奴我冤枉了你。”

“并非完壁,也不能说明二姐是跟赵大爷有关系。”云浅寒哑口无言,可从门口慢慢走出来的云小妹却倏然抢过了话头。

云小妹依旧是穿了一袭素白的衣裳,一张小脸过分白皙,在阳光下,几经透明,她牢牢地握紧云浅寒的小手,示意云浅寒按照她说的做。

云浅寒当即有了勇气,抬起头,哽咽着说道:“对,其实我在姑苏时,已经跟人私定终身了。他答应过我,等我这次从金陵回去就娶我。浅寒跟他情比金坚,希望你们不要责备我不守礼节。”

说出这种其实很丢人,但至少,她能在风头过去后,到另外一个地方重新开始。凭借她的姿色,到时候定会有诸多富家子弟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。等她东山再起时,再报今日之仇也是有可能的。

可如果她跟着赵无庸去了赵府当个小妾,那她的一生就真的完了。

“那真是奇怪了,昨天究竟是冯府哪位又是小姐,坐着我家的马车,出去跟赵大爷你侬我侬的。”冯兮和似是疑惑地在自言自语,“看来,本小姐得找冯管家好好问问。”

说着,她便微笑着向缩在门后贼头贼脑的冯忠问道:“冯管家,昨天,我们府上有谁备了马车出去吗?”

“大小姐,这……”冯忠尴尬地抿着嘴巴,支支吾吾说不出一句话,等他整理好语言,云浅寒却已“哇”的一下,喷出一口鲜血,瘫倒在地。

云小妹不免有些慌乱,她恳切地向冯老夫人哀求,“老夫人,二姐身子骨弱,又经不得这种侮辱,小妹能否先带她进屋?等她身体恢复过来,你们再盘问也不迟。”

冯老夫人念在云小妹的面子上,也不想太过于为难云浅寒,随即,便无奈地说:“去吧。”

“不如,由本官来为云二小姐看看。”夏海晏却已眼疾手快地上前,手指搭在了云浅寒的手腕上。

须臾,他的眸光骤然一变,看向云浅寒时,泠然道:“云二小姐是被竹条抽打致经脉受损,再加上情绪激动,才会导致一时气血不顺。依据经脉受损的程度来看,你受伤的具体时间是在昨日申时到酉时之间。”

“请问云二小姐昨天这个时间去了哪里?怎么会受如此重的伤?”

云浅寒猛然将手从抽回,避过头去不愿回答。

云小妹的面色也不太好,她刚想着说云浅寒是在冯府挨的打,却听夏海晏开口说:“听昨晚去过春风楼里的人说,昨日竞拍花魁的消息,是午后忽然放出来的。”

“那花魁的舞跳的很好,是在戌时登场,这个时间也恰好是在你受伤之后。”

“冯府的马车又出现在春风楼。赵大爷和张妈妈坚持说是去的是冯府里的二小姐,而云二小姐你偏偏非完壁之身。”

“本官是不是可以认为,昨天,你也许是坐着冯府的马车出门,被绑到了春风楼里,但因为一开始抗拒不从,便挨了她的毒打。后来,你以花魁的身份登场,被赵大爷高价拍下。”

“接近三更时,本官带人去春风楼查案,张妈妈怕绑架少女的消息走漏,就在刑部的人离开后,偷偷地放了你回来。”

在他说完后,在场的人都已经恍然大悟,看着云浅寒的眼神都已变得不屑起来,刚才还差点因为云浅寒的那番话,被她对情郎的深情而感动。

“不、不是。”云浅寒一颗心在狂跳,她不能承认,一旦承认,就全毁了。

夏海晏并不给她辩解的机会,紧接着说道:“云二小姐你可以否认,但是本官要说一句,刚刚都还只是本官的个人分析。如果本官接下去去查,等事情水落石出后,你面临的麻烦会更多。”

“而且,青楼楚馆的一些刑具,都是从刑部大牢里借鉴过去的。云二小姐如果有兴趣,也可以到刑部大牢中认一下。”

话落,云浅寒色如白纸,再也没有反抗的气力。云小妹思忖半天,想说上什么,却是什么都无法说出。

“没错,是我。”云浅寒的眼神呆滞,连哭都哭不出来,忽然间,她红了双眼,瞪着冯兮和,像疯了一样咆哮道:“可我有错吗,明明受伤的是我,夏大人为什么要再三相逼?”

“本官昨晚给过你机会,可云二小姐为何一再袒护幕后黑手?如果你早点说出真相,本官自会为你做主。”夏海晏面色一冷,左手微扬,便让一队捕快上前。

“春风楼涉嫌参与贩卖少女,赵大爷光天化日之下出言不逊,毁人名节,将张妈妈和赵大爷带回刑部收监候审。”

“夏大人且慢。”就在此时,一辆青色帷布的马车从远处急速驶来,马车上的赵府标识赫然在目。冯兮和在看清后,眸色不由得微凝,武安侯府的人来的真快。

云小妹看清赵府标识后,脸色不由得一僵。

一个小厮模样的人跑到夏海晏,拱手道:“我家小侯爷让小人给夏大人带个话,不知夏大人能否看在赵家的面子上,对我家大老爷网开一面。等大老爷回府以后,我家小侯爷会来冯国公府赔礼道歉。”

赵无庸本来是欲哭无泪,早知就不该听云浅寒的话。可他一看到赵府来人了,顿时没有什么畏怯心理了,“夏大人,我什么都不知道,我也是被那女子骗了的啊。”

小说《嫡女重生:裕王的黑心莲王妃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点击阅读全文

上一篇 2023年 6月 17日 pm4:02
下一篇 2023年 6月 17日 pm4:0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