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书热荐免费小说(颜如玉霍长鹤)流放路上,王爷哭着被扒马甲全文完整版-霍长鹤颜如玉流放路上,王爷哭着被扒马甲小说

穿越重生的小说《流放路上,王爷哭着被扒马甲》推荐各位书友一读,这本书的作者是“香林”。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:”颜如玉勾勾唇角,把另一只鸡腿塞到大夫人手里:“母亲也吃。”大夫人想推辞,颜如玉又道:“吃了才有体力。”她语气坚定,大夫人缓缓点头,用力握紧鸡腿:“好。”大夫人看一眼二儿子,想分给他点,又觉得不合适…

穿越重生《流放路上,王爷哭着被扒马甲》,现已上架,主角是颜如玉霍长鹤,作者“香林”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,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:霍长衡下意识点点头,又摇头颜如玉点点他鼻尖,他脸上染起红晕,捂住鼻子:“哎呀,我忘了,撒谎鼻子要长长的!”大夫人破涕为笑:“衡儿,母亲在这里”“母亲,别担心,我没事的”霍长衡抬着小手,抹她脸上的泪“二哥,你别生气了,你看,我没事了”霍长旭捂着被颜如玉砍痛的手臂:“衡儿乖,一会儿二哥背你”颜如玉扫一眼阮仙藻:“你说的,三天不吃饭”阮仙藻:“……”“你别总欺负仙藻,她那是……”霍长旭急急……

流放路上,王爷哭着被扒马甲

流放路上,王爷哭着被扒马甲 阅读精彩章节

二房的人一见颜如玉手里的匕首,想起她收拾鸡时的狠劲儿,都敢怒不敢言。

颜如玉无视他们的目光,拿出刚才拆好骨头的鸡,递给霍长衡一个鸡腿。

“吃吧!”

霍长衡眼睛晶亮,看看颜如玉,又看看大夫人。

“母亲和嫂嫂吃。”

颜如玉勾勾唇角,把另一只鸡腿塞到大夫人手里:“母亲也吃。”

大夫人想推辞,颜如玉又道:“吃了才有体力。”

她语气坚定,大夫人缓缓点头,用力握紧鸡腿:“好。”

大夫人看一眼二儿子,想分给他点,又觉得不合适。

二夫人闻着香气,嘴里唾沫飞涨,嫉恨道:“大嫂,老太爷今天都没有沾荤,你也吃得下去?”

大夫人慢慢咬一口:“嗯,如玉的手艺不错,是比包子香一些。”

二夫人还想说,又瞥见颜如玉手里的刀,讪讪作罢。

霍长衡迈着小短腿,到二公子身侧:“二哥,你还疼吗?你吃一口吧!”

“他哪好意思吃?”颜如玉声音冷得像刀子,“刚才还要一脚踢飞,不是说了吗,一只鸡而已。”

二公子脸色青白交加,别过脸气哼哼:“不吃!”

阮仙藻肚子饿得咕咕叫,本想哄着二公子从颜如玉那要点鸡肉,看到这种情景,真是气得心口疼。

偏颜如玉还冲她看过来,唇上满是油,鸡肉的香气浓郁——她心口更疼了。

艰难的赶一段路,终于可以停下。

众人几欲瘫倒,东倒西歪哪还有以前的半点尊贵。

这点路对于颜如玉来说不算什么,她时刻保持警惕。

颜松忽然又让赶路,还在这里停下,一定别有所图。

目光望向远处,影影绰绰,好像有不少建筑。

这是什么地方?

她表面若无其事,暗暗注意着颜松的动向。

“母亲,手怎么样?”

大夫人摇头:“没事,不用担心,你一定也累坏了,赶紧休息吧。”

霍长衡扒拉一下身下的草:“嫂嫂,坐这里,这里软。”

颜如玉摸摸他头顶:“我不累,你睡会儿吧,母亲,我去找点草药,给你敷一下,伤口好得快。”

大夫人忙拉住她:“不用了,你也累了一天,我这点伤不要紧,明天就好了。”

“母亲,”二公子开口,“她愿意去就让她去,正好让她带帮仙藻带些药。”

阮仙藻眼睛红红的:“不用了,二表哥,我不要紧……”

“你要不要紧也和我没关系,”颜如玉打断她,“二公子,我是照顾母亲,是为我夫君你大哥尽孝道,不是你的下人。”

话落,颜如玉大步离去。

他们这些人就在路边休息,不远处就有草丛野花什么的,军兵们也累,扫见她也不去理会。

一个弱女子,根本不可能跑得了,再说,家人都还在。

颜如玉到隐蔽之所,左右看看没人,意识进入空间。

当时收东西太急,乱糟糟的也没收拾,也不记得把一些外用药收到哪里了。

如果找不到,就得用她之前存下的现代药,只是还得编个说辞。

找到药出来,忽听一阵轻轻脚步声。

颜如玉摒息听了一会儿,是从不远处的路上传来的。

她悄悄往前,透过杂草,果然看到有人悄悄离开队伍。

颜松。

颜如玉眸子微眯,不假思索跟上。

约摸一刻钟,颜松在一株大桑树下停住,双手扣在唇上,发出几声呜响。

不多时,一道身影自树后闪现。

此人穿着黑色斗篷,遮住身形头脸,声音低沉。

颜如玉侧耳听,但距离有点远,他们又刻意压低嗓音,听不真切,只隐约听到“翼王山庄”之类的字眼。

颜如玉眼前一亮,看向不远处的建筑,莫非,那是翼王的庄园?

联想到之前翼王府的家奴意图用砖砸伤大夫人,再看颜松鬼鬼祟祟在这里与人见面,想必霍长鹤被陷害,定与翼王脱不了干系。

颜如玉无声冷笑:好啊,既然来阴的,那就让你们见识见识,什么叫更阴!

她轻步绕开,如狸猫般无声无息,直奔庄园。

庄园院墙高大,但这难不倒颜如玉,她拿出飞爪和伸缩绳,轻松进入。

她站一棵树上,从高处俯瞰。

此时夜深,庄园里的人早已经入睡——除了那些负责巡逻防守的人。

他们举着火把,点点星火,在夜色中格外清晰,颜如玉下树,直接奔向防守最严密的地方。

这是一座大仓库。

一半是粮食,一半放着庄子上产的农产品之类。

城郊附近的庄园,景色好,土地又肥沃,这里的收入一般都是重要一项。

颜如玉从屋顶自上而下,在后窗处挂住,有特质刀具三两下把木窗拆下跃入。

这的粮食可真不少,颜如玉收了近一炷香的功夫,还有各种农产品,以及种子什么的,一样没留。

偌大的粮仓空空荡荡,颜如玉头也不回,顺着原路上去,把窗子恢复原状,跃上屋顶。

正想离开,她目光一瞥,看到与粮仓一墙之隔,有一座小屋。

小屋里没有灯,黑沉沉像蛰伏的兽。

特工的直觉,让顾如玉预感到,这小屋绝不寻常。

底下巡防小队的火把晃来晃去,映着颜如玉漆黑的眸子,她心思突然一动:莫非,这些人要守的,明面是这座仓库,实际是这间小屋?

欲盖弥彰,这种事颜如玉也不是没有遇到过。

她从空间里摸出一张猴脸面具戴上,下屋顶,伺机进入小屋。

让她意外的是,屋子里陈设极简单,几乎是空荡荡,没什么值钱的物件。

颜如玉并不放弃,她相信自己的直觉。

脚尖轻点,像是踩住了什么东西。

她低头捡起,是一粒精米。

这米的成色,可比刚才那间仓库里要好得多。

借着一线月光,颜如玉迅速观察地面,发现有一块地砖比别的更光滑些。

掌心一拍,地砖挪动,露出一个机关来。

她伸手拉起,对面的那面墙,无声撤开,露出一道暗门。

果然如此。

颜如玉走入暗门,通过一小段暗道,就是一间暗室。

刚才已经见识过粮仓,但颜如玉还是被这间地下暗室惊讶了一下。

成堆的粮包,是刚才的两倍还多,不只粮,还有大量成箱金锭银锭,以及贴着封条的箱子。

颜如玉撕开其中一口,打开,眸子顿时一缩。

小说《流放路上,王爷哭着被扒马甲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点击阅读全文

上一篇 2023年 6月 17日 pm3:47
下一篇 2023年 6月 17日 pm3:4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