爆款热文颜如玉霍长鹤(流放路上,王爷哭着被扒马甲)精彩试读_霍长鹤颜如玉(流放路上,王爷哭着被扒马甲)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

热门网络作者“香林”的新书《流放路上,王爷哭着被扒马甲》推荐大家阅读。内容精选:”二房夫人的儿媳妇是她的亲侄女,一向捧着她,闻言附和:“她自己倒霉不要紧,可别连累别人!咱们过得好好的,她一来,又是抄家又是流放,我看她根本就是个煞星投胎,专门来祸害我们的。”本来霍家人就正满心凄然,觉得命运不公,平白无故被连累,现在听她这么一说,立即把满腔怒气都对准颜如玉。“难怪,花轿一落地,府里…

小说叫做《流放路上,王爷哭着被扒马甲》是“香林”的小说。内容精选:“咦?”银锭拿着锅上下左右看“怎么?”霍长鹤奇怪,“这锅又招你了?”“不是,主子,我怎么觉得这锅这么眼熟?”“眼熟?”霍长鹤差点气笑,“你认识它?”“在王府时,每次半夜回来,我都会煮点东西吃,平常的锅太大,有一口正正好,够我和金铤两人吃”金铤点头“那又怎么了?难怪你这么胖,经常吃夜食”霍长鹤不以为然“这口锅,就很像那口锅,”银锭小声嘀咕霍长鹤短促笑一声:“你的意思是,抄家的时候,颜如玉……

流放路上,王爷哭着被扒马甲

流放路上,王爷哭着被扒马甲 在线试读

丫环目瞪口呆,颜松在马上冷笑。

“还愣着干什么?回去禀报父亲,让全家人都知道,咱们这位王妃的豪言壮语,”他一顿,讥讽更浓,“哦,本公子忘了,连镇南王府都没了,哪来的什么王妃?”

“是,奴婢这就回去,”丫环福福身,“仔仔细细说给大人听。”

丫环上马车,扬长而去,霍家其它人都盯着颜如玉,目光各异。

二房夫人抱紧怀里的包袱,撇嘴道:“有的人呐,一心想攀高枝儿,这下不但高枝儿没攀上,连退路也没了,啧啧,真是倒霉哦。”

二房夫人的儿媳妇是她的亲侄女,一向捧着她,闻言附和:“她自己倒霉不要紧,可别连累别人!

咱们过得好好的,她一来,又是抄家又是流放,我看她根本就是个煞星投胎,专门来祸害我们的。”

本来霍家人就正满心凄然,觉得命运不公,平白无故被连累,现在听她这么一说,立即把满腔怒气都对准颜如玉。

“难怪,花轿一落地,府里就出事,看来她煞气还真不是一般的重!”

“如若不然,她娘家怎么会和她断亲?”

“她是颜侍郎的私生女,一直没有认回府,怕不是就因为她是煞星命吧?”

“颜家倒是聪明,这不是让咱们背黑锅吗?”

一石激起千层浪,几十口子人议论声越来越大,火气越来越浓。

霍大夫人胸口发堵:“行了,都胡说什么?我们现在是一家人,应该同心协力闯过难关才对。”

“大嫂,话可不是这么说,”二夫人一贯牙尖嘴利,“虽然说都姓霍,但咱们是平时安分守己,本分过日子,你们那房干的事儿,我们可不知道。

好端端的,祸从天降,还不允许我们说说了?”

“你……”

颜如玉掏掏耳朵:“我们这房干的事你们不知道,可我家王爷挣来的荣耀你们可没少跟着沾光。

得好处的时候,你们怎么不说安分守己,本分过日子,怎么不说什么都不要?

怎么着?现在王爷被冤枉,你们倒想着一推六二五,把自己摘出去?我告诉你们,没门!”

“祸从天降,你们有一个算一个,也得给我接着!个高的压塌了小个子给我顶上!

什么时候把沾我家王爷好处给我扒下来,吃进去的吐出来,再舔着脸跟我说别的。”

“你真是……粗俗!”

“大嫂,你也不管管?”二夫人在一旁挑拨。

霍大夫人堵着的那口气被颜如玉骂的话散了一半:“粗俗有什么要紧?总比斯文败类强。”

“行了,”颜家老太爷沉声开口,“都闭上嘴。”

他沉沉扫一眼颜如玉,颜如玉直接无视他。

颜松一甩鞭子:“都迈开腿,大步走!谁要是敢偷懒耍滑,可别怪我的鞭子无情!”

他目光带着狠厉,毒蛇般盯着颜如玉:看你能横到什么时候,再怎么也是女子,走不了几里地就受不住,到时候就好好尝尝鞭子的滋味。

颜如玉不管其它人,只顾霍大夫人和幼弟霍长衡。

“我来背你吧,”颜如玉说。

霍长衡小脸绷紧,神情坚毅:“不用,我自己能走。”

“好吧,你走不动的时候就叫我。”

大夫人抿抿唇,低声安慰:“你也别太难过,颜家人只是怕被连累,也是一大家子人呢,等长鹤回来,洗刷冤屈,一切都会好的。”

颜如玉笑笑,无所谓道:“我没有难过,我对颜家本来就没有什么情分,断不断没有区别。”

大夫人一噎。

沉默一瞬,生硬地岔开话题:“前面再走十来里,就是别苑,那里想必也被封了。”

霍长衡扬起小脸:“母亲,那一会儿是不是就能见到二哥了?”

霍二公子对自家大哥娶颜家女的事不满意,因此前几日就堵气到别苑住。

霍大夫人看一眼颜如玉,点点头:“是,你二哥在前面等我们。”

她有点担忧,不知道自己二儿子那个性子,会不会和颜如玉闹别扭。

颜如玉并没有往心里去,她在盘算回想,镇南王霍长鹤究竟去了哪里。

只可惜当年的事都是口口相传,没有太多记载,到她这都不剩下什么,只知道镇南王没有造反,是被人所害。

会是谁?她摸摸怀里的令牌,会是翼王吗?

否则他为什么会让人伤害大夫人?

就算不是他,就冲他派人趁乱对女人下手,也不是什么好鸟。

“大人,让我们歇歇吧!”

有人走不动了,带着哭腔求饶。

颜如玉收回思绪,见是二房的儿媳妇,方才说她是煞星的那个。

扫一眼 就别开目光,她才懒得理。

“歇什么歇?这才走了多远就歇?”颜松鞭子毫不留情地甩过来,“赶紧走!”

鞭子激起尘土,一阵尖叫声四起。

人群里的不安躁动放大又被压下,有人忍不住又哭。

颜如玉充耳不闻,哭有什么用?眼泪这玩意儿,当真半点用处也无。

他们走出京城,三道身影趁乱从王府后门跃入府内,直奔镇南王书房。

书房里空空荡荡,桌面、书架、墙上,什么都没有。

进屋的人脚步一顿,这抄家抄得……未免太干净了点。

不过一迟疑,他迅速打开桌下暗格,手往里一摸。

脸色顿时一沉。

东西没了。

他仔细查看暗格机关,没有被破坏的痕迹。

这怎么可能?

打开暗格需要特殊手法,如果不破坏,是绝对打不开的。

他再抬头,环视四周,总觉得这次抄家抄得不太对劲。

恰在此时,外面急促脚步声响。

“主子,账房那边的私库里什么也没了。”

他点点头,这个倒是不意外。

手下又补充:“连角落里推银子的小推车都没了,包括之前换下来的车轱辘。”

他缓缓扯下蒙面黑布,露出刚毅俊美的脸:“什么?”

手下摸摸肚子:“属下肚子有点饿,方才路过厨房,竟然连一口汤都没有!这帮天杀的,哪有这么抄家的?”

霍长鹤眉头微蹙,觉得这事透着古怪。

小说《流放路上,王爷哭着被扒马甲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点击阅读全文

上一篇 2023年 6月 17日 pm3:46
下一篇 2023年 6月 17日 pm3:47